二一八 暗中抱薪,亦有暖火

作者︰火鍋加香菜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看著突然走到墓碑前的這名黑衣男人,宋晴有些猶豫,不過還是回了一禮。

一旁的陳老叔有些不解地盯著這個男人。

直到看到他半跪而下之後,還是忍不住發言︰

「你是誰啊?是陳默的朋友嗎?」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男人仿若未聞。

依舊恭恭敬敬地半跪著,朝著那尊墓碑,儀式莊嚴。

一身漆黑如墨的穿著,猶如能夠吸收周遭燈光一般,格外深邃。

這樣的穿著,本就夠引人注目的。

現在又出現在陳默的葬禮之上,無疑直接成為所有人的矚目點。

不少記者連忙將鏡頭對準了這個突然出現在現場的神秘男人。

本來這場葬禮除了宋晴之外,大家無論是前輩還是晚輩,都不用行跪拜之禮。

畢竟陳默做的事情不能大肆宣揚,能夠有這樣一個葬身之處,在他們看來已經算是最好的結局了。所以在場的人行禮的時候,都是鞠躬,彎腰便算是行禮。

眼下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倒是除了宋晴之外,第一個自發對陳默下跪的人。

他特立獨行一般,徑自跪在那里。

端端正正地挺著胸膛,面朝墓碑,沉聲道︰

「有幸得見陳君,這煌煌人間,正如你之所願!」

聲音不大,卻是能夠令在場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不少人面色微變。

記者們不肯錯過這個精彩的鏡頭,這句話也通過鏡頭成功傳達到了各個平台之上。

注意到那些記者有些興奮的鏡頭。

陳老叔坐不住了,陰沉著臉,走到男人身後半步︰

「小子,祭拜一下,差不多就得了,這麼多記者都拍著呢,我們老陳家可丟不起這人!陳默他又不是做了什麼善事,你給他跪在這里算什麼意思?他配嗎?」

聲音嘶啞,格外磨耳。

聞聲,

陳小青黛眉微皺,瞥了眼陳老叔。

雖然她覺得父親做的的確不對,而且深以為恥,但父親已經死了,深埋此處。

老叔再這麼說話,終究是有些刺耳。

那名黑衣男人,卻是問若未聞般,依舊跪在那里,不為所動。

身形挺拔的筆直。

陳老叔不由得緊皺起來眉頭,竟然不理自己?

一時間,無名怒火叢生。

直接上前,就準備對其動手!

看著倚老的陳老叔上前,周遭的人卻也是沒有要去阻攔的。

陳老叔剛走上前,欲要出手之時。

忽然,

那黑衣男人回轉過頭,看向他!

寬碩的黑帽遮住了他大半張臉,外人看不清模樣。

但周身自帶的神秘氣息,卻是令人為之膽寒。

與此同時。

轟隆隆!

猛地,天空之上一道晴天旱雷炸響!

猶如裂帛般的撕碎聲,令人毛骨悚然,陳老叔聞聲渾身直接打了個顫,忍不住地發抖。

莫名的一陣猛風襲來,吹拂著面前這人的兜帽。

兜帽幾欲掀翻之際,露出了那被遮掩的面頰。

「你!?」

見狀,陳老叔赫然往後退了一步,面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

支支吾吾地,卻是如鯁在喉。

只用驚恐的眼神盯著他。

對此,

黑衣男人伸出干枯的手掌,將兜帽又壓了下來。

周遭的猛風匆匆平息,天上的驚雷之作也隨之消散。

一切十分詭異。

又是驚雷,又是狂風的。

這時,那些抬頭看向怪天氣的眾人這才將目光放回葬禮現場。

卻是發現剛剛還要做倚老賣老之狀的陳老叔,此刻面色如蠟,連連後退著,看著那黑衣男人渾身顫抖,像是害怕的說不出話來。

「陳老叔,你這是咋了?」

「快,拿點水過來,給老叔喝!」

「是不是高血壓又犯了?」

周遭的人連忙上前攙扶著陳老叔,手忙腳亂的幫忙。

以為老人是被那道驚雷聲給嚇倒了,又是驚雷,又是猛風乍起的,還真不是尋常的場面。

記者們那一刻也是在慌亂地扶著鏡頭,除了離得最近的陳老叔之外。

無人看到那黑衣之下的面龐,究竟是何樣貌。

幾個迷信的老人,在人群中低聲議論著︰

「這鬼天氣,是不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陳默做的事情了?」

「我听說有的人下葬時候,就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奇的很!」

「到底是做了壞事,啥天氣都能扯到陳默身上去!」

「都少說兩句吧!」

陳默的墓碑前。

黑衣男人沒有理會被眾人攙扶著還有些驚魂未定的陳老叔。

而是緩緩起身,站了起來。

透過黑衣,他似乎能夠看到周圍的人。

那一襲黑衣,遮住了周遭的陽光,令他的皮膚顯得更加白皙。

他的目光似在宋晴和陳小青兩人身上略微停留,對著兩人深深鞠了一躬。

「謝謝!」

宋晴面色一怔,還之一禮。

干枯起皮的嘴角,微微顫抖之際,悄聲道了聲謝。

身旁的陳小青則是用疑惑的目光,盯著黑衣男人,她看不透他究竟是什麼人。

為什麼穿著這麼一身漆黑的風衣,像是刻意遮掩著樣貌。

並不尋常的打扮,令她難以捉模。

直到目送黑衣男人離開之後,整個葬禮似乎又恢復了平靜。

經過這麼一個插曲,記者們只能將鏡頭重新聚焦在葬禮之上。

有些嘆息。

沒能抓住這個機會,多拍一些這個神秘男人。

若是能夠采訪,就更好了。

可惜,黑衣男人從頭到尾都有種生人勿進的神秘氣息,即便是經驗老道的記者,試圖接近他的時候,也是會從內心生出深深的抗拒和懼意。

有種全身都在排斥與其接觸的感覺。

這是在場所有人,都從未有過的狀態。

所以在黑衣男人離開的時候,也沒有記者上前采訪。

鏡頭就這麼記錄他離開之後,又回歸了正常的葬禮。

網友們有些不淡定︰

「這是什麼意思啊,參加葬禮穿的跟地獄使者一樣?」

「現在流行這種風格嗎?」

「這可是陳默的葬禮,他說的話你們听到了嗎?這三觀正嗎?肯定是有事,趕緊舉報抓起來,說不定就是行走的一百萬!」

「真的嗎,我舉報,你給我一百萬?」

「好奇怪啊,為啥我在畫面里看到他的時候,清晰度感覺像是節流了一樣,又模糊又卡頓的?」

「臥槽,我以為就我家網不好呢!」

「就這麼讓那個家伙走了嗎,這不得舉報一波?我感覺一定不對勁!」

網友們紛紛呼吁舉報,聲浪漸起。

現場的陳老叔微微緩過勁來,面色還有幾分蒼白,眼神之中的驚駭難以平息︰

「剛剛你們你們剛剛看到他樣子了嗎?」

周遭攙扶著他的人,都是連連搖頭。

表示根本沒看見。

大家都在抬頭看那道驚雷,沒能找到那旱雷的閃電蹤跡,就被風迷了眼楮。

哪有時間去看男人的樣子?

再說,那麼大的風衣兜帽,哪能看得見?

不少人以為陳老叔是受驚了,也沒把他的反應和話,當回事

片刻之後。

遠處,

蘇辰站立的地方,

黑衣男人的身影緩緩浮現而出,悄無聲息地走到了蘇辰的身旁。

似有眼淚,從他的面頰掉落︰

「多謝,讓我辭別一行。」

「沒人會記得我所做過的事情!」

「就像這場葬禮,結束了,我便是真的離開了。」

「也好,我無愧于心,無愧于龍國!」

沉重嘶啞的聲音,從他的風衣之下傳來。

聞言,

蘇辰面色凝重地朝他頷首︰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于風雪!君為眾人暗中抱薪,添有烈火,灼灼人間!」

「即便所做的事情都在暗中,即便是常年都沉浸在黑暗之中,無法見天日,但是您為龍國眾人所做的一切,都將化為不滅,守護在這片土地之上!守護著我們這些人!」

「請允許我代龍人,向您,向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

說著,

蘇辰鞠了一躬。

見狀,

那黑衣男人,身形卻是微微顫抖了一下。

沉吟片刻,

這才開口︰

「英雄?我也算英雄嗎?」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當臥底嗎?」

「如果你知道我面對黑暗也曾被嚇尿過褲子,被逼的幾天沒睡過覺,差點松口暴露如果你知道我眼睜睜看著戰友倒在血泊之中,還要故作淡定,無能為力看著他去死的模樣,如果你知道」

「功名是我們的榮譽,也是我們的動力。是每個英雄的見證,我多想跟那些戰友一樣將照片高高地掛在那榮譽牆上,但,我之所願,卻是不要再有這樣立功的機會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整個龍國都不要有這種立功的機會!」

嘶啞沉重。

隨著他的話音,

那份塵封在黑暗之中的經歷似乎歷歷在目。

令人動容。

其中凶險,彷徨,機遇,絕望,無奈,咬牙堅持,皆是有之。

不容許他有任何回頭的機會。

只能一步步咬牙,再咬牙!

堅持到最後!

死去的戰友,是他的前行的墊腳石,

腳下的土地,是他畢生堅持的信仰!

于黑暗中陷陣不退。

聞言,

蘇辰怔怔然地看向他。

眼眶莫名有些濕潤,

這一刻。

似乎終于明白了他的堅持。

他也是一個會遭受傷害,有血有肉的人。

但,

他披著的是守衛人民的戰衣。

這份沉甸甸的戰衣,不容許他後退半步。

誰說龍國的年輕一代沒有血性!?

陳默,

給了最好的回答

黑衣男人收斂了情緒,聲音凝重︰

「我該走了!」

蘇辰面色微變,連忙阻攔︰

「等等!」

7017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