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諸將齊出

作者︰花非花月夜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閉營!

重重拒馬,道道封營,只差高掛免戰牌,在留下了不少尸體之後,諸侯聯軍各自退回營地之中。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凝重,正面對陣竟然不是對手,這是一件讓所有人都感覺炸裂到極點的事情。

這代表著如果不出奇策,朝廷方面會一直陷入至少是戰術上的失敗,更嚴重的是朝廷戰略上也不成功。

為什麼要迫切的和張角決戰,就是因為面對大規模的舉義,尤其是太平軍這種旗幟鮮明的就是要推翻朝廷的義軍,必須要堅決的、快速的、徹底的平定這一場叛亂。

每一時每一刻的拖延都是在用朝廷的積威來換,都是用朝廷的正統威望來換。

亂的時候太久了,人心就會亂起來。

人心一旦亂起來,天下再想要回到正軌就很難了。

「諸位,現在應該怎麼辦?

張角悍勇,勢不可擋,他比史書上的項王和韓武穆都要恐怖。」

皇甫嵩作為勤王軍中官職最高的人,理所應當的成為領袖,營帳之中則是諸位勤王諸侯,除了直接死在陣上的,都在這帳中。

皇甫嵩這話一出,帳中眾人臉色都有些不好,回想起戰場上的張角和太平軍,臉色更是黑了下來。

在當初袁紹等人損失慘重的時候,他們還曾經笑過袁紹,甚至有些譏諷他天下俊秀就這?

結果等到自己面對張角時,才發現袁紹聯軍在被埋伏之後,竟然還能帶著殘兵逃出來,已經頗為不易。

雖然漢軍損失很大,不應該笑,但是袁紹實在是忍不住,于是抬袖飲下一杯酒水。

皇甫嵩見到眾人沉默便說道︰「經過這一番與太平軍交手,我有一些話想要問,這太平軍難道是比我漢軍更加精銳嗎?

太平軍的渠帥難道是比我漢軍將軍校尉更加優秀嗎?

太平軍的謀臣是遠超過我大漢士人嗎?

自然不是!

太平軍唯一所值得顧慮的就是張角一人罷了,倘若沒有張角沖陣,我大軍的陣線難道不是堅不可摧嗎?

若太平軍是利劍,張角就是最鋒利的刃,只要能夠將這道鋒刃鎖住,甚至直接折斷,難道會得不到勝利嗎?」

「但張角率軍沖鋒,太平軍的騎兵輾轉騰挪之間可以說毫無破綻,除非他自己願意,否則任何人都靠近不了他的身邊。」

這一點還是今天呂布突圍時發現的,他突圍出來之後就嚇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他換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失陷在其中。

皇甫嵩聞言笑道︰「本公自然知道,不過這張角張巨鹿喜歡武道,今日在陣前叫陣,若是武道比試,想必擊敗張角還是沒有問題的。

前些時日,本公听說公孫伯圭有一兄弟名為劉玄德,不知是哪位英雄!」

劉備沒想到在這種大佬密布的場所竟然還有自己說話的份,從公孫瓚身後走出,然後微微躬身作揖道︰「備拜見太尉。」

眾人見劉備大耳臂長,面相敦厚,頗為奇異,一看就不是凡人長相,不禁多看了兩眼。

皇甫嵩更是直接笑道︰「一看就是豪杰之輩啊,听聞當日玄德的兩位結義兄弟與麾下一員白袍小將一同出手將張角攔截住。

若是再使三員虎將一同出手,不知道玄德公可還有把握啊!」

劉備眉頭憂慮一閃而過,皇甫嵩叫自己名字時,他猜到是這件事,勤王聯盟有主有次,自然是不能拒絕,但是就這樣上陣劉備又不願意。

于是稍一沉吟就朗聲道︰「太尉,當日是十員虎將一同上陣,六人被重傷,四人被張角壓制,其中一人正是孟德公麾下的大將,乃是萬人敵的虎將。

如今這張角的實力又不是昔日所能相提並論,縱然四人齊上,恐怕不僅僅是落于下風,更兼有性命之憂,與大局不利啊。」

這就是在暗暗拒絕了,話里話外都是打不過,別想了,太危險,不靠譜這樣的意思。

皇甫嵩有些沒想到劉備竟然會拒絕自己的提議,自己可是當朝太尉,除了外戚之外,他是天下第一的武人。

而且他不是公孫瓚那種邊郡武人,他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出身名門,和士大夫交好,就算是出身洛陽豪門的袁紹也不能在他面前炸刺。

皇甫嵩一見劉備就看出這是個忠厚的人,那也就是說,四人萬人敵都打不過張角?

這時丁原身後的呂布突然激動起來,竟然有四個人能在張角手中撐住?

那再加上自己呢?

這般想著他連續向丁原低聲遞話,丁原听到自己義子所講,當即就是眼前一亮。

等到劉備說罷,丁原便拱手道︰「太尉,我有一子,姓呂名布字奉先,有萬夫不當之勇,號曰飛將。

亦有一屬寮,姓張名遼字文遠,亦有萬人敵之力也,可以應戰。」

丁原此話一出,帳中頓時安靜了一瞬,然後就是皇甫嵩驚喜的神情,萬萬沒想到這不起眼的丁原竟然能給自己這麼大的驚喜。

帳中眾諸侯都有些嫉妒的望著丁原,心中暗自月復誹,這猛將都入了這些名不見經傳的人手中。

袁紹心中泛起些許的不平衡,但是回想起顏良文丑,又安下心來。

此番經歷生死之後,顏良文丑實力能大進一番,我有河北上將二人,還對自己忠心耿耿,這又何嘗不讓人艷羨呢?

倒是袁術實在嫉妒,徑直出聲嘲諷道︰「這萬人敵可不是說說而已,韓馥可是說那潘鳳是無雙上將,結果被一合刺死。」

袁術此人不知道是臉特別欠,還是嘴特別欠,一說話就讓人感覺生氣,有股火在月復中生成,但是又不能發泄。

袁紹有些感覺丟人的用袖子遮住了自己的臉,這袁術一直都看不起他,實際上袁紹同樣看不上自己的這個弟弟。

呂布听到袁術羞辱自己,他可是出身邊郡的武人,信奉的是拳頭大小,只有比他強的人才能讓他欽佩,比如張角那樣的人。

哪里管你什麼累世公卿,什麼東西,有我手中的刀鋒利嗎?

「爾安敢辱我!」

呂布暴脾氣當即就爆發了,從丁原身後「噌」的一下站起,氣勢瞬間就籠罩了全場,讓人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他這一站起,縱然只帶著一把劍,但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丁原恐怕是所言非虛啊!

但是有先前潘鳳之事,還是讓人有些猶疑,丁原見到呂布竟然直接爆發,他可太清楚自己這個義子到底有多猛了,可以這麼說,這營帳之中所有人加起來都不夠呂布一個人打的。

「奉先!回來!」

呂布臉上有些不服,但還是緩緩坐在了丁原身後,丁原這才抱拳道︰「公路公,我等出身邊郡,不通禮節,還望見怪,不過我這義子的確是萬人敵,斬將奪旗,曾率三百狼騎,沖陣萬余鮮卑,全身而還。」

這戰績一亮,瞬間眾人就對呂布的武力有了一個直觀的了解,袁術剛才被呂布刺骨的殺意一激,渾身冷汗,也不願意再多說什麼。

經過這一插曲,劉備也不好拒絕,于是便定下圍攻之事,洛空沒說什麼話。

他不知道這件事最後會走向何方,兄長不願意殺自己,但最終還是要一步步走向死亡。

……

虛無天界之中,姬昭手中握著天階神器‧天書,正小心翼翼的拆解著,他要將這件道具拆解開,將其中的紫氣取出,剩下的材料也不能浪費,他心中有個月復稿,正好在這個特殊的時間使用,他在等待著洛霄將大業做完,將漢廷天命最後一點收尾之後,然後他就直接使用。

……

翌日。

漢軍再次開始列陣,完全不顧及昨天還大敗一場,竟然這麼快就要繼續挨打。

洛霄對太平軍眾渠帥朗聲大笑道︰「這漢廷諸侯是找到克制我的法門了?這倒是讓我有些好奇列陣!」

待兩軍列陣完畢,漢軍的士氣有些低落,畢竟昨天剛剛敗了一場,太平軍則士氣旺盛,呼聲震天。

洛霄依舊是道袍玄甲,他從軍陣之中走出,然後高高舉起手中馬槊,頓時太平軍中傳來山呼海嘯般的聲音。

「皇天降世!天一道主!」

漢軍被這震天的呼喊之聲震得簡直要直接腿軟掉了,呂布深吸口氣,便直接策馬從軍列之中走出,洛霄眼前一亮,是昨天那個武道很強的武將。

呂布策馬上前,還沒等洛霄說出來將通名,呂布就直接自報家門道︰「並州呂布呂奉先,奉義父之命,前來擒拿你,張角,還不速速束手就擒!」

若是熟悉呂布的人在這里,恐怕會大跌眼鏡,因為呂布說話是真的客氣,若是平日,直接就是「狗賊,來取你項上人頭」。

洛霄現在處于天下無敵的階段,對這番話並不在意,只是微微抬起馬槊,然後輕描淡寫道︰「來,讓我見識見識說這番大話的實力。」

兩人分別策馬上前呂布雙手持方天畫戟,從狂奔起就開始蓄力,等到靠近便重重的一刺砍,洛霄有心試探,並沒有大意,同樣是幾乎全力出手。

鐺!

一道幾乎要將耳膜都震裂的聲音從兩人兵器相交的部位傳出,震得距離較遠的士卒都腦袋嗡嗡嗡的,洛霄和呂布兩人都迅速的不斷顫動手中兵器將力道卸去。

呂布胯下的坐騎連續退後了許多步,才算是停下,反觀洛霄,基本上穩穩的停在原地。

這一擊一試探,洛霄心中就有數了,的確是很強。

若不是自己攻破天命,橫空出世,此人的武道境界恐怕和自己在伯仲之間,能競爭天下第一的位置。

但比起現在的自己,他還差得遠,武道境界至少還要突破兩個級別才能到達自己現在的境界。

這兩個境界如果用屬性量化就是97和99,尤其是99,對凡人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

尤其是在這個頗為奇幻的世界,能達到這個境界的,都會有一些世界的饋贈,天之驕子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呂布感受著發麻的雙手,第一次心中有了難以置信的念頭,這世上怎麼會有比我還強的人?

洛霄策馬直沖而過,他胯下的墨麒麟可是馬中之王,好的戰馬對戰力的加成是毋庸置疑的。

洛霄當先便是一刺。

鐺鐺鐺!

幾乎在眨眼之間,兩人就已經交手了十招,速度快的就像是幻影一般,但是其中所蘊含的凜冽殺機就算是最不通武道的人也能感受到,因為只是觀看都感覺渾身寒冷。

一聲聲的驚呼聲傳來,呂布算是一戰成名。

張角斬將沖陣的無敵身姿幾乎印在了每一個人的腦海之中,沒有任何人是他的一合之敵,但是現在呂布卻能夠和張角對攻這麼多招,還沒有顯露出敗相,只有呂布自己知道自己的苦楚,他手中方天畫戟一挑,威風凜凜,直接向著洛霄大聲吼道︰「諸位助我!」

這一聲中氣十足,話語深處帶著些許的羞愧,這還是他生平第一次在單挑的時候出聲讓別人相助。

我堂堂飛將軍,墮落了!

但是想到本來就打不過,叫幫手有什麼不對,況且我們是朝廷的官軍,你是造反的,這是正義的群毆。

若是洛霄知道呂布心中所想,定然會狂笑著說,正不正義,要看能不能打得過,打得過才叫做正義。

隨著呂布一聲大吼,又有五人策馬奔出,自然是關羽、張飛、趙雲、許褚、張遼五人。

武者都有自己的驕傲,一般情況下是不願意一起上群毆的,但是真要是打不過,那除了並肩子上,也沒有什麼辦法。

面對六人一同上陣,兩軍都是大嘩,洛霄臉上卻克制不住的露出了笑容,沒有半絲撤退的意思,對于洛霄毫不避讓,眾人都不意外。

洛霄恐怕是將他們當作了磨刀石,通過他們不斷的變強,這是關羽等人觀察出來的。

「   !」

洛霄微微活動著筋骨,這次是真的要竭盡所能了!

————

呂布者,字奉先,並州人士,以勇力聞于諸侯之間,素輕諸將,動輒狂曰︰「自角卒,我為天下武道魁首,自有傲意,此人之常情。」——《漢末英雄記》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本站推薦︰ 夜的命名術 武神主宰 末日我有超級求生系統 怪獵聊天群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網游︰我騎士號血超厚 我有一身被動技 這個外掛過于中二 萬相之王 妙醫聖手